首页 | 中华传统文化诵读工程 | 诵读活动 | 诵读新闻 | 诵读评选 | 诵读实验学校申报 | 诵读课题 | 诵读指导 | 大家谈诵读 |  
  中华成语千句文 | 诵读教材 | 国学文化 | 国学专家 | 广西经典诵读成果 | 优秀论文  
返回首页 >> 您目前所在位置:大家谈诵读>>名家谈诵读>>王财贵教授:解消疑难好读经
        阅 读 文 章

   王财贵教授:解消疑难好读经
 

  “读经教育”,即是希望儿童在其性向纯净时,及早选取传统中有高尚意义的文化资材教养之。本来,教一个民族的幼苗接受其袓先的智慧的薰陶,是天经地义的事。但是,在这个时代里推广这样的读经教育,却备受质疑与责备甚或辱骂,以致于想要从事的人也信心缺缺,畏首畏尾。这是因为我们的教育理念老早出了问题,形成一个巨大的潮流,而一般人也未作深入的反省,以致受制于时代的风潮之故。
  所以在现在这个时代里,要去教自己的小孩或教别人的小孩读经,是须有相当的见识与勇气的。你如果没有相当的见识与勇气,一下子就被撂倒了!我们应该面对这些质疑与责骂,理性地,平心静气地考察其来由,看出破绽,不要再被那些浮辞滥调所胁迫,然后才可以安然地教读下去,而且也敢于向他人推广。
  其实,那些反对与质疑很简单,大要说来,只不过是两方面:一是因误会而有疑,一是出于偏邪的故意攻击。对于误会,吾人应当解释,对于故意,吾人应当正辞以破解之。
  先说故意的偏邪一面。故意的偏邪完全出于五四以来一贯的‘反传统’的心态。本来,‘反传统’,如果是‘反省传统’,则是表示一个民族的要求进步,这是任何一个有活力的民族常要做的事。但‘反传统’如果变成是无条件的‘反对传统’,乃至于必须‘消灭传统’才甘心,那却是我们中华民国以来的特殊心态,是古今中外所罕见的变态心理。他们对凡有关传统的事,一概无情地攻击之,攻击‘读经’,只不过是其中一环而已。但是‘读经’一受攻击,则连接触文献深入了解的机会都断丧,其他一切传统的传承汲取皆失其根源,可以说是从‘根’拔起。如今我们推广读经即是要从‘根’救起,所以我们先要破解那些攻击!
  因为五四以来的论调是很轻浅幼稚的,所以破解的方法也是很简单的。我们且看他们的攻击方式,只不过是用一些空洞无实的术语辱骂人罢了,当时的人们知识没有他们广,文章没有他们会写,理性萎缩,信心不足,于是听了咒骂就害怕了,被吓住了。其实归纳集合起来,他们的用语只不过是所谓‘保守’、‘复古’、‘封建’、‘八股’、‘填鸭’、‘死背’、‘书呆子’、‘食古不化’、‘开倒车’等。(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辞语了!)而这些辞语都是空洞无聊的,我们且看如何应对:
  首先,说‘保守’。‘保守主义’者,是为保住守住人类文化既有的成就而努力的人,他们主张不燥动,不妄为,本来就是文化的守护者所当有的态度。一个有理性的‘保守主义者’,并不妨碍进步,英国有政党以‘保守’为名,而不以为耻,为甚么五四要进步,就要用‘保守’来骂人?其实,没有了‘保守’的进步,往往是‘妄作、凶’而已。所以问题应在于一个人是否有理性,而不在‘保守’或‘进步’。五四以来,不分青红皂白,把‘传统’等同于‘保守’,又把‘保守’等同于‘反对进步’,到疯狂时,不免就把‘破坏’当成‘进步’,这都是故意歪曲辞义!故意歪曲辞义以污蔑人而强狡辩,是五四时代善用的把戏!以下诸问题,莫不如此,吾人当随时警觉!
  其次,说‘复古’。如‘古’有好处,而今失去,为什么不‘复’一‘复’?西方文艺复兴,便是由复古而得文化的新机,而且胡适不敢去骂佛家复其释迦牟尼之古,更不敢去骂基督徒复其耶稣之古、西方学者复其苏格拉底、柏拉图之古,单单反对中国复孔子之古,这样势利,真是岂有此理!须知,人生学问,有的是会随着时代而进步的,有的是无所谓进步不进步的。科学知识,是与日俱进的,不必复古。而智慧,不一定是进步的,成佛,成君子圣贤,逍遥,上天堂等,今人不一定比古人高,随时应该以古为师。胡适一批人迷信科学万能,认为‘中国既无科学文明,也毫无精神文明’(胡适语),所以无‘古’可‘复’,一切以‘现代化’为标准。几十年来,此观念已大大显出毛病,西方思想家正不遗余力自救了,不知中国人为何今天还怕‘复古’?
  再说‘封建’。此辞本是中国先秦一种贵族政治体制之称,西方也曾有类似的制度,虽已时迁事异,但这是历史事实,而且在这种贵族政治体制下,也曾为人类造就不少文化成绩,并不是绝对的‘恶’。现在用此辞来讥诮一个人的思想老旧 不合时宜、或威权态度等。但是纵使‘封建’制度已过时无用,我们也不应因为‘经典’出现在‘封建’时代,就咬定连带其所涵的‘义理’也一起都是‘封建’而过时的。历史问题,是属于所谓‘所损益可知’的一面,是会老旧的;而义理问题是属于‘虽百世可知’的一面,是无所谓老旧不老旧的。这是个很简单明白的两个面向,孔子老早就分得很清楚了。而五四那批人就故意混漫,一般人也跟着淆乱不清。如今,吾人只要分清历史问题和义理问题,分清过时不过时的问题,就不怕‘封建’之讥了。再进一步说,‘封建’如果是指‘固蔽宰制’的心态,以此来嘲笑‘读经’,更无道理,因为刚好中国儒释道三家都是极端宽容开放的学问。固蔽宰制是人类共通的私欲情结,是每个社会都有的,并不限于中国古人,而且这正是儒释道三家所要破除的,怎么可以把社会不良的表现归给中国‘经典’呢?兹且举一个‘固蔽宰制’的例子:民国初年政府要成立‘中央研究院’时,本来是有‘哲学研究所’的设计的,是胡适认为哲学‘无用’,借著第一任中央研究院院长’的职权,把它删掉了,使得中华民国的最高学术机构,一直没有‘哲学研究’一项,成为世界学术界的大笑话,这不是一种‘固蔽宰制’的典型表现吗?孔子会如此做吗?谁‘封建’呢?可见封建不封建,不在古今,而在心灵是否‘开放’、眼光是否‘长远’!‘读经’而‘开发理性’,是使一个人‘不封建’的最大保障。
  再说‘八股’。‘八股’是王安石设定以来,科考作文的规格,是以八段文字来‘起承转合’成一篇文章,原无什么不对。只是古代有些无才华的考生被作文形式所拘,文章无内容,类似现在的联考把考生考死了一样。凡是人之生命一不精进,充拓不开,都会有‘八股’,不一定‘读经’才会有。譬如胡适一辈子宣说他的西方万岁,宣说他的科学方法,宣说他的白话文,到老也只那一套,丝毫没长进,而且钳制天下后世的教育思想达七八十年之久,现在国人动不动就说科学,动不动就学美国。这就是最大最顽固的‘八股’,这也可见现代中国人的不长进!一个活泼的人,当有‘一口吸尽长江水’的怀抱,所谓‘学而时习之’,‘毋意、毋必、毋固、毋我’,随时充拓自我,随时面面俱到。‘读经’,正是要使一个人知道,当要西方时,也要中国;要现代时,不忘传统;学白话时,也通古文;这样才不会掉入五四的‘八股’中。
  其次,再说‘填鸭’。‘填鸭’是商人卖鸭前,为了虚报鸭重,让鸭吃饱,鸭吃不下了,还硬把鸭灌食。以此比喻学生学不来的东西,还硬逼学生去学的教育方式。说‘读经’教育是‘填鸭’,真是所谓‘引喻失义’,因为我们说‘读经’,是让儿童糊里糊涂把经典‘背下来’。而儿童正是理解力糊里糊涂的未开发年龄,他正是处在记忆力发展的阶段,‘背书’正是他的‘正经事’,他的拿手,是他‘吃得开’的工作,让他‘背书’,怎么可以说是‘填鸭’呢?‘填鸭’,是鸭胃小,吃不下,硬填,填了不消化,现在,儿童背诵的能力强得很,好像一头有四个胃的牛,给他‘读经’,应该比喻为‘填牛’!填多了,他慢慢‘反刍’去!你现在不给他好好‘吃’下几本经典,正是‘饿牛’,等他长大了,一点本领也拿不出来。现代流行的教育理论是‘启发’、‘理解’,在幼稚园国小那么懵懂的时候讲‘启发’,可说是‘费力多而收功少’,在理解力尚未成熟的国中高中,塞那么深的数学理化,真是名符其实的‘填鸭’了,君不闻,我们的青少年,被‘填’得叫苦连天吗?‘饿语文之牛’使我们的文化教育空白,‘填数理之鸭’使我们的科学教育浮肿。民国以来,掌教者之观念牢不可破,数十年如斯,家长、老师们,应思有以自救了!自救之方,就是分清人类学习的两个面向:该理解的科目,使之理解,该记诵的科目使之记诵;既知道哪些是给孩子现在用的,又知道哪些是为将来‘打底’的;同时知道人生除了‘知识’的‘了解’以外,还有‘生命、人品’等方面的‘陶养’。因着这些区别,其教材和教法都有绝大的不同,如果等而视之,我们将只得到片面的人才。
  再说‘死背’、‘书呆’。‘死背’也成为读经的‘罪状’之一,真是可笑。‘背’,当然是‘死’的,我没听说可以‘活背’的。一个人从婴儿起,便在‘死背’了,‘电话’‘冰箱’两个辞,一定是先‘死背’了才可以拿来‘用’。不然,‘活背’成‘电箱’‘话冰’,就不堪‘用’了。‘死背’,犹如电脑之输入资料,地下之积存水量,不用时当然是‘死’的,但只要人是活的,犹如电脑之有程式,抽水之有马达,则水之流泻,不可遏抑,计算之运作,方便轻巧。语云:‘书到用时方恨少’,一个成人,可恨的往往不是不会思考,而是佳景当前,枯肠搜索不出半点墨水来!我们的头脑是神奇的,记忆下的东西,它自动会编码储存,同类互较,融会贯通,‘死背’的东西多了,到时它‘活用’得比电脑还灵光。当然这并不是说只靠‘死背’本身就可以‘活用’,而是人的脑力的发展,到了成年,自然有所‘开悟’。而且‘理解力’也是可以训练的,这是另外一套,但与记忆是相辅相成,并不是互相妨害,处于复杂的现代社会,吾人既要有丰富的记忆资材,又要有精密的思考能力,这是吾人提倡读经的最重要主张。想要两面俱到,便必须从小读经,否则,一失足成千古恨,再回首已是百年身了。儿童期一过,腹中空空如也,只有几句‘老师早,小朋友早。’这个人一辈子别想有什么成就了。或许有人见过虽然背了许多,但到老还是不会用的‘书呆子’,认为是‘背诵’之害,其实,并非是背诵害他不会‘活用’,而是这个人,本来就是‘理解力’不好的‘呆子’,这时应开发他的‘理解力’,而不是去怪罪‘记忆力’。当想想,如果从前连记忆力也没有训练,那他可能还要更‘呆’。因此一个人不管天资好不好,都不可以错过他应得的记忆的训练,记忆多,只会使他更聪明,不会使他变呆。例如一个学音乐的人,不管其音乐天才如何,老师总要他多背有名的乐谱,一个有音乐天才的人,同时也是背谱高手,只听说有背了乐谱而成就的人,并没有听说有因为背了乐谱太多而阻碍他的音乐发展的。围棋高手背谱更背得厉害,上了段的人几乎个个过目不忘,胸中都有数百千盘棋谱,但并不因为他背的谱愈多,所以功力就愈差。学西医的人也要大背特背病理和处方,如果‘难经’、‘伤寒论’、‘医宗金鉴’等书没背下几部,而想成为高明的中医,更是不可能的。为什么五四以来的人不反对学音乐学围棋学医学的人背书,而单单反对学语文的人背经呢?其中理由很简单,就是无理取闹,因为‘经’代表传统文化,是传统思想的核心,他们为反对传统而找理由反对读经而已。

12
文章作者:王财贵 来源:网络转载 浏览次数:1729 添加时间:2010-9-29 11:16:00
特别声明: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,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。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。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,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。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,我们尽快予以更正,谢谢。
[查看更多评论和发表评论]   
 
关于我们 | 在线留言 |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
Copyright © 2006 -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  版权: 中华诵读网
中国信息产业部ICP/IP备案号(经营许可证号): 京ICP备17011242号-1
联系电话:010-84378195 传真:010-84378193电子邮箱:songdugongcheng@vip.sina.com